当前位置:上海传动机械公司影视九家之书第16集剧情介绍
九家之书第16集剧情介绍
2022-11-16

九家之书第16集剧情

父子二人对峙,越灵要江置停止寻找九家之书,尤其是为了汝蔚。江置坚决不同意,并要越灵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见越灵怎么动作,江置被他甩在墙上,并掐住了脖子。这时越灵告诉江置人类不会相信他的,并且会背叛他,不会接受他,只因为原因不同。江置尖锐地指出了自己不愿孤独地在山里生活,像人一样生活是他的梦想,就在这时,孔达的出现打破了僵持的局面。几句话,越灵被孔达激怒冲向孔达,几招就制住孔达,掐住他的脖子。江置大叫不要。

叫声惊动了汝蔚和谭评俊等人。汝蔚要去查看被嬷嬷阻止。

江置主动取下了手链,眼睛变成绿色。越灵警告江置以神兽活着,否则会杀了和他有关的一切。江置大叫着冲向越灵,越灵一眨眼就已经消失不见。江置马上去看孔达,看到旁边的石头,立刻划伤自己的手,放在孔达脖子的伤处,就在这时一把剑横在他的面前,江置抬头一看是师父,周围又有几把兵器刷刷对准他。江置流着泪,听从命令放开自己的手,看到蓝色的荧光飞舞。

圣发现江置掉在地上的手链,几个弟子把孔达架走。剩下的人仍旧拿剑指着他江置。

泰书和女团长一人一个问题,问着自己需要得知的答案。而女团长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是否想要找回百年客馆,泰书沉默了。

一大早,昆来见汝蔚。汝蔚问他昨晚的事,昆如实回答自己看到的一切,并告知江置得到的处罚。

江置被一众弟子看守着跪在大堂。在孔达的病榻前,几个弟子对谭评俊诉说对江置的不满。就在这时,李舜臣来了,询问昨晚发生的事。

江置猛地站起,不理会众弟子围在他身前的兵器就往厅外走。一个弟子不让他离开,江置握住了他手中的兵器,就要动作,却想起那天汝蔚告诉他众弟子需要时间来接受他,手一顿。就在这时,李舜臣带着人过来了,制止了众人的动作。

李舜臣问江置他对孔达做了什么,反复地问,这让江置想起了昨晚越灵的话,质问这是否就是李舜臣对自己的信任。李舜臣言辞严厉,指出江置人际关系不好是他的错。而江置只能反复说不是他做的。而李舜臣的话让江置想起当初孔达说如果想和汝蔚在一起,就要学着和大家相处。

江置出门,看到门外的弟子和师父,向谭评俊恳求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而且他还有两天时间以及5个铃铛。

嬷嬷打起了瞌睡,汝蔚立刻行动把她嘴巴堵上捆了起来,自己从窗户跳了出去。捡起孔达掉在地上的扫把,感觉到身后有人刚要动作就被制止,一看竟是汝蔚,大喜。汝蔚拉起他就跑。

屋里的嬷嬷历经困难终于打开门通知了门外的弟子汝蔚跑了出去。

来到厨房,好不容易见面,汝蔚慌忙问昨晚的具体情况,却丝毫不相信是江置上伤害了孔达。江置不愿说太多,岔开话题。两人相互调侃,却说出一个事实,他们相互喜欢。江置安慰汝蔚不用担心孔达,并告诉她自己还有5个铃铛,不会被赶出去。就在这时,又一个铃铛被昆削下来,理由是叫出了禁足中的汝蔚。汝蔚慌忙给江置开脱,江置又故意刺激昆。汝蔚向昆求情再给一点时间,但是嬷嬷出现让她马上回到房间。

李舜臣告诉谭评俊,他们要做的就是了解左官雄想要得到什么以及日本商团来到朝鲜的目的,江置的事由他解决,必要时候会与左官雄谈判。

左官雄得知李舜臣要和他谈判,把地点定在了公明馆,李舜臣要郑县令通知左官雄他中午会去。

圣看到孔达醒过来,就要去通知大家被孔达阻止,并按照他的吩咐行事。

江置继续那天晚上的思考,圣的到来给了他提示。而圣也告诉江置李舜臣因他陷入困境。江置去找昆证实了这个消息。要昆帮自己的忙阻止流言并帮李舜臣。看到昆的犹豫以及众弟子的议论,江置解下身上的腰带,告诉他们万一因为他的出面而是情况恶化,他会离开武馆并再不出现武馆的人面前。说服了昆等人。

昆叫出嬷嬷,圣趁机告诉汝蔚孔达的话。

谭评俊得知江置去了村子,就要出去,孔达的出现阻止了他。

汝蔚走出房间,向正与嬷嬷周旋的昆做个手势。

嬷嬷回到房间发现了汝蔚床上男扮女装的圣,两人同时尖叫。

清照和鼓丹一起逛街吗,看到了江置。马峰看到江置慌忙过去,站在人群之中,江置要怀疑他是否是怪物的人举手,立刻打着哈哈到江置身边问他要做什么。江置不理他,他也只能尽力附和江置的话,就听到江置要去公明馆证明他的身份。

左官雄和李舜臣之间的谈判,气氛紧张,但是左官雄也证明了泰书的情报的正确性。就在李舜臣要离开的时候,外面传来吵闹声,原来是江置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站在公明馆前,江置的叫声引来了大批的人。首先从里面出来的就是崔马林和亿万,江置告诉他们自己是崔马林的儿子。就在这时,李舜臣和左官雄一起从里面出来。

江置问左官雄自己需要怎么证明身份,左官雄要他解开手链。江置的手握成了拳头,人群里的马峰和清照都十分担心。江置却和左官雄谈条件,左官雄置之不理。江置环视纣周围的人似乎在找什么人,最后无奈地抬起了手,清照就要去阻止,但是汝蔚拨开她来到江置身边。江置看到汝蔚笑了。左官雄再次要求江置解下手链,汝蔚对江置点点头。江置面朝着左官雄取下手链,立刻刮起一阵大风,但是江置什么也没发生改变。马峰也放下了捂着眼睛的手。

江置看着身边的汝蔚,两人俱是灿烂的笑容。徐副官被左官雄怪责,拔剑就朝江置冲了过去,但是昆挡下了他的攻势,紧接着谭评俊的出现证实了江置武馆学徒的身份。左官雄灰溜溜地带人回去了。

江置重新把手链带回手上,向汝蔚道谢。送走李舜臣,谭评俊看着江置想起孔达的话,只能回到武馆详细说。

回到武馆,昆拿出剩有4个铃铛的腰带,问大家有谁不愿江置留下,有两个人举手,铃铛被拽下两个。人群中,圣站出来为江置辩白。再没人举手,就在昆把腰带还给江置的时候,拽下了属于自己的那颗。江置向大家道谢。大师兄代表大家道歉,离开的人纷纷拍了拍江置的肩膀。

江置带着豆子去见孔达告诉他正确答案,一袋子。孔达吩咐他去洗碗。

千秀莲从侍奉女团长的女婢那里得到的信息,让她猜出女团长就是当年的西花,十分吃惊。

泰书问女团长他得到百年客馆的条件,女团长回答是成为她的儿子。

夜里,嬷嬷又打起瞌睡,汝蔚再次把她的嘴巴堵上,绑住了手脚,自己出去了。

汝蔚抛出武馆,看到了江置。江置把腰带上剩下的铃铛交给了汝蔚。忽然看到巡夜的弟子,两人躲进了花丛。等人离开,两人渐渐靠近,气氛渐渐暧昧。但是圣的声音打破这份旖旎。汝蔚趁机把江置推了出去,原来是谭评俊找他。

打发走圣,江置走两步又回身,扶住汝蔚的肩膀对她说晚安,最后转身去见谭评俊,但是他没发现的是身后的汝蔚被人捂住了嘴巴,劫走了。

谭评俊问江置攻击孔达的神兽的身份,江置想起越灵的话,谭评俊又问一遍。但是嬷嬷冲了进来,告诉两人汝蔚不见了。江置感觉十分奇怪,起身跑了出去,来到武馆外,江置叫着汝蔚的名字,却在地上发现了铃铛,想起越灵对他的威胁,手握成拳头……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